开合哭笑

赶紧取关吧溜了溜了



主全职,副随笔瞎叨叨
我要吹爆九州吹爆川哥

欧美tsn/me,魔道站双杰,只看不写

吃瓜…然而金子会发光的
我这种文章写的渣的会埋到垃圾堆里
所以lof排版问题……马太效应啦…还好还好
反正我不翻tag好久了(看的文章还大多是一年前关注的那几个的,最近的…总觉得不合胃口…emmm)
不过确实分块太大了,最起码一行三个吧?我觉得lof最满意的就是那个归档功能来着。
保有之前lof的vi手册和春节logo设计图鉴的我瑟瑟发抖
这次更新的版本……算尝试吧,还是希望它改回来
还是爱网易的。

【喻黄】风轻

be预警   江苏高考题目偏题40分小作文
(别统计我)
————————————————
 “你不要来了。”
  喻文州是笑着说这句话的,风裹挟着柳絮,白色的一片片飘到他眼前,他往后躲了一躲,伸出手去抓,动作那么迅猛,然而抓是抓不到的,讨厌的事物总会先人一步到来。
  喻文州转过身的时候没有什么犹疑也更没有什么心痛。
  破败的楼栋、低矮的天花板、满是刮痕的墙壁、深红锈迹遍布的楼梯扶手。
  他早就过了那个少年意气纷纷扬扬仿佛迎面就能抱紧整个世界的年纪,他和他剩下的也许只是昔日的一纸可以随意撕碎的誓言。
  身后的人从前总是嚷嚷着自己可是“一场比赛价值百万”的场上大将,他那时候也总会笑笑...

总统府奇遇记(1)

王杰希双手一挥“那就没有了。”

  叶修表示非常无奈,他可没有料到这个机器人会跟他这么说,他真的、真的、真的只是在喻文州这个硕大、金碧辉煌的府邸里头溜达溜达的时候想抽根烟而已。

  然后这个王杰希——他的工作牌上明晃晃标着名字,就不知从那里冒了出来,然后以一种非常可疑的速度念咒然后把他手上的烟给烧掉了。

  这种孩子气的动作——他指的是双手一挥,叶修觉得这个王杰希明显是故意的,隐蔽了他相比之下更加迅捷的风咒,吹动的微风角度刁钻地把他外套的后摆吹起了一角,露出了里头的烟盒。

  “哎呀呀,兄弟,意思意思放过去呗。”叶修干巴巴地笑着,眼睁睁目送王杰希将他的宝贝烟给截走,然后在他指尖灵活跳动...

【喻周】足上(中上)

喻文州转过身,看玻璃中映着的那个周泽楷。
  玻璃里的周泽楷紧抿着嘴唇,眉头微皱,跟舞做斗争也跟这个世界做斗争。
  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喻文州想。
  
  七年前他见到的周泽楷不是这样的姿态,他从来不会让生活中的心情蔓延到舞上,他的足下铿锵,脸上便也傲然,他的足下舒缓,脸上便也柔和。
   他是芭蕾的王者,他爱芭蕾胜过一切。
   他能掌控芭蕾世界的一切。
  能够掌控。
  
  只是七年而已。
  镜中的周泽楷的舞步比当初初见时少了懵懵懂懂的青涩,技法的纯熟只要是个人都能辨出来。
   这七年间,新星层出不迭,有的快速陨落,有的一同跻身到了最顶尖的舞台上,有的因...

抢课 上下全一发
没学过画画瞎涂的
见谅
有空就回来写文

给大咔安利一个网站:
故宫博物院
里面有vr
顺带一溜儿的其他博物院官网
做的那个帅爆天啊
溜了溜了

【莫凡】兜帽

这篇本来是打算接那个巢空的

超级小短文 无意义

——————————————

        你知道兜帽有什么好处吗?


  “防风?什么跟什么啊”


  邻桌青年把眼睛熬得通红,世界频道上喊人下副本还没找到奶,等待时间无聊只好扭头跟莫凡搭话。


  这个瘦弱的矮个子在昏暗的网吧里戴着兜帽——六月哎,他脑子是不是有毛病?自己热得脑袋上都快冒出烟来了——密不透风的破网吧,不是看在便宜的份上鬼才会来这里。


  对着耳朵喊了三四遍,这瘦小鬼总算摘下帽子和耳机冷冷看过来...

【喻周】足上(上)

  喻队18岁生快!
喻队终于可以合法开车了呀
——————————
喻文州踏进舞蹈房,恰恰撞上音乐声止的刹那,更巧的是,迎上了一双镌着狼崽子样目光的眼睛。

  正是他要找的人。

  周泽楷。

  

  

  周泽楷根本没有料到喻文州会找到这里来,这是他在离开他们合租的公寓后来到的第三家舞蹈培训机构——只过了两个月。

为了躲避喻文州,他拿出了所有能耐。

  终于还是逃不出喻文州的手心么。

  周泽楷不曾将眉皱起,甚至连眼神也仅仅只是变了一瞬,直勾勾地越过喻文州的物理位置看向门后哑黑的静默空间。

  他至少得把不将喻文州置于心上的表面功夫做好——水与火交锋势甚者得天下。

  最后的...

喻队18岁生日快乐!

小白做的蹩脚字体设计


全部是喻文州三个字

p1p2都是做成了鱼型,毕竟是我们鱼,喻的口是化作了气泡


p3分拆来讲:


文在中间断开作为左右的衔接元素

下面左边是倒着的喻

下边右面是旋转90°的喻队标志性颜文字^_^

和倒着的州(就是那个1+1=)州外面一点是被拆成了两半

最下面那个是个转体90度的2

1+1=2

合起来看:


其一。

文字上面一点可以看成是1

把它往数学上想一下,就可以知道,整个这个图案就是

底下一堆长反了的“喻”啊“州”啊的倒数

那不就正过来了嘛,所以这个图案就代表了喻文州。


其二。

其二落实的不大好。

因为联系到一部分简单的数学了,我就想赋予它更多的数学形式,

于是那个1+1=2就出现了,

颜文字^_^的^转过来之后是<,也就是反的喻是小于1+1=2,

那么经过倒数转换,

即正的喻文州就是大于1+1=2这种简单直线式的思维的喽。

我们鱼是四大战术师之一嘛。


现在我觉得我写的这些字符非常趾高气扬
……
算是人间失格读后感
不要对号入座本人
——————————————————

  太宰治先生有一本书,经久不衰,叫《人间失格》。

  我看过之后觉得很悲哀,完全不明白人们追捧它的原因。这种满载着私密性痛苦情绪的作品,不会代表社会上大多数的状态的吧,可人们一提起太宰治就想起人间失格,一讲起人间失格,就竖起大拇指夸太宰治,我总觉得这是一种敬而远之的畏惧在作祟,根本就没有几个人会理解叶藏。

  他们不会理解几分的,我之所以笃定,只是因为我不幸还遭遇过那么半毫叶藏蓄满全身的情绪,我的心脏曾在某个时刻跟叶藏生命中某个阶段一样搏动罢了。

  我大概没有厌恶畏惧过人...

【莫凡个人向】巢空(上)

无意义的散漫豆腐块
勿介
被拐去兴欣之前
——————————

考完试的第四天。
宿舍终于清静了。

莫凡已经闲到头上长草,躺在床上把手机翻了三遍屏,打开了qq。
从来没人小窗找他。除了被盗号的倒霉鬼。
所以莫凡很是在空白的页面上茫然了一阵,打开这个应用是干什么?
抬手去搔脖子,挠了很久想起来,刚开学那会子好像被尚不知他秉性的舍友强硬拉进了他们宿舍群。
被屏蔽那么久,莫凡有点想不通为什么企鹅公司给后面的99+安的是蓝色而不是原谅绿。
好吧,莫凡被自己的想法逗到了,就点了进去。
实在是太无聊了。
宿舍群里在各种晒家长里短,莫凡盯着被滤镜千方百计调好的食物,没什么食欲,饱和度太高,还不如一包老坛酸菜方便面。
莫凡把滚动...

突然发现天天一起哈哈哈王德发
你是不是傻逼的家伙
是画画大佬
………………………………
有点崩溃
我想静静
想起一个月来我不间断地
发实在丑到一塌糊涂的ps作业跟她吐槽
我:…………

我觉得要是今天才考完的高数
没能高她个20分
真对不起她

二狗(三)

原创   大概玄幻

随便写写玩玩

无CP

——————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他还未化形,还未知晓这个世界原来如此广大,他以为那条街和它所在的城就是天地,他还以为后娘可以永远那么护着他——一条丑陋的杂种狗。


  后娘是寡妇,所有寡妇都当足不出户为那死掉的男人守一辈子的贞操,好叫人立碑坊,不然就是破鞋。所有人除了后娘都这么理所当然地觉得。


  小妍子她爹——二狗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也永远不需要知道,毕竟已经化作肥料流到田地几百年——娶她的时候,左邻右舍掀了房顶,劝他休要被妖精一时冲昏了头脑,把自己的家业给毁了的嚷嚷到天黑。


  ...

二狗(二)

原创  大概玄幻

无CP

——————————

刘二狗倒下去的时候想起了多年前主人小妍子带他去西市街上买糖葫芦的那个下午,左手抓着邵家叔特给她的黄金烧饼,她硬是咬了五个红山楂,肚皮溜圆儿。剩那最后一个格外的大,芝麻格外的多,剔透诱人的冰糖看上去格外的甜,她侧头想了一会,把袄子撑开的扣子挣扎着扣上,恋恋不舍地把那颗从签子上剔了下来。


  冰糖葫芦滚了两滚,在他面前停下。他大惑不解地望着那状若他眼珠子的散发着他从未见识过的香味的小球,那天晴空万里,他在冰糖构成的琉璃瓦上映见了缩小版自己的丑陋模样还有身后蹲下拍地大笑的扎着牛角辫的主人。


  小妍子引他去吃,他低...

二狗(1)

无cp…可能是精怪玄幻…?
自娱自乐
原创…就玩玩
————————————
从前有一条狗,他叫刘二狗。

  这个名字就说来话长了啊。

  毕竟是已经被他剁成肉糜的前主人小妍子给他取的来哉。

  刘二狗拽了拽眼睛前头讨厌转悠的刘海,扑街也该扑街的有点气势不是?

  瞧瞧小妍子这名字,龙套里也下乘了啊!

  哪里像他二狗的名字,二取中二里的第一个字,充分保留了中二少年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锐气,哪怕仅仅看到纸面上的字,是不是也觉有一点锋芒破空而来,让你有点瑟瑟发抖?古人云,好事成双,任谁说来,哪不是二好,一不好的?  

  狗那是取了痛打落水狗的狗字,那叫那叫……什么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苍鹰变化龙是...

贼兮兮的年终总结

说贼兮兮,可不就是贼兮兮嘛。qq空间里不敢放,全三次元,不熟的太多。没加一个人的号们或者日记里,自己玩没意思。微博一片愁云惨淡瞎嚷嚷算个什么鬼玩意。
就跑这里来表演最拙劣的杂耍了。
反正要么是绝逼陌路的,要么也是二次三次贼熟了?
时间线上总结的话是这样。
2017的话一月二月都在做撞钟和尚,得过一天是一天,悠闲日子不知凡几,愣是啥都没干,混吃混喝就差脑门子上用最粗的狼毫提上等死俩大字。
三月被同学带进同人大坑,发现老福特这个牛人漫天飞的世界,看全职同人,自己开始写。
四月哇,高考也没多久了噻,周末开了笔记本腾腾腾瞒了父母红了眼也似,作业多成山情况下两天写八千。晚自习间隙拉了班上同好口(结)若(结)悬(巴)...

过了圣诞节了
可以把不快乐的事情不好听的话拉出来溜溜了。
那游戏您不想玩不适合您是您的事
求别瞎bb
什么叫做玩这个的都是单身狗,在谈的话就是快要分的,因为男的满足不了需求。
您这算什么,您诅咒别人我诅咒您全家。
照您的说法,缺什么才要看什么,您看火影是因为自己是冷血动物是没有勇气,很久之前看的柯南是因为没有智慧,天天网聊音量开到这么大影响别人是因为现实空虚到极点我们不能跟您的世界有交汇。

三次元我嘴巴笨,讲不出来说服您,反正您看不到这儿,我自个儿ky驳您,我没少女心也决定玩下去了,关您事不。
您把话撩那了,叫做直率,我说我觉得你这话冲了,不太对,这叫不像有些人,拐弯抹角掩掩藏藏。
对,我把话藏肚里成不。
我...

黄少天抓住喻文州的衣领逼问
“你打算让我等到什么时候!”
“不知道。”
喻文州侧头不去触及他的目光。他尽量让这种躲避像合上冰箱门那样自然,事实上,他是在拉开冰库的铁门。
黄少天短促地笑了一声,气很短,很难听,像锯木或生锈的齿轮咬合。他松开喻文州的衣领,白色衬衫的皱褶跟黑暗中燃烧的烛火一样明显。
喻文州低下头凝视着皱褶,那是黄少天存在的印记。
黄少天没再说什么,转身向外走了,老旧的木门吱嘎吱嘎叫起来,又刺啦刺啦停住。
喻文州站在原地闭上了眼。

【喻黄】聚餐轶事两三则(上)

        聚餐吹啤后写的……脑子不那么清醒
        语言就欠雕琢…有空再修…随便看看吧
————————————
今天是个好日子。

  不对,这开头不对,切回去重来。

  今天是个大喜的好日子。

  不对,再切回去重来。

  今天是个好日子哟哟切克闹。

  喻文州瞥一眼喝到烂醉如泥程度倒在他臂弯里的黄少天黄学长,表示非常无奈。

  想什么呢,看到这里的同志们在想什么呢!

  咱这是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法制社会,诸位头脑里奔过的滚滚...

【叶皓】可以重来(解释篇)

  全文见底下的tag

  在最后一章的开头我这样写道:烂尾了烂尾了大家可以别看。

  其实我心底是没有这样想的,之所以这么说是我已经预料到都看不懂,不会想着去琢磨。然后我又懒得解释甚至是懒得理清自己的思路。

  但是看到评论区有小可爱跟我的理解偏差到十万八千里。。。我觉得还是整理一下比较好。再者这是我唯一一篇突破了一万字的文。。。

  在第一章到第七章都是第三人称,以刘皓讲的故事中的“刘皓”视角写,第八章第九章用第一人称,以半路杀出面见四十五岁刘皓的小记者视角写。

   诸位有没有觉得前面跟后面的叙事节奏简直不可比?其实是故意为之。

  一方面是最后...

【叶皓】伤风败俗(1)


  若有来世,莫——

  刘皓看了一眼叶修,再看了一眼自己。

  差点没把隔夜的早饭给吐出来。

  哦,他们在尝试逗网上机器人玩——刘皓和叶修共同收到的代言邀请,这是中国最大的一家机器人公司研发的新产品,号称使用了全球最先进的算法,输入主角名字和其他一系列必要信息之后,吐出来的文章可以达到21世纪初期网文大手的水平。

  常言道,猎奇之心人皆有之,其实这家公司开出的价格在一沓子代言中属于最末端的,然而既然事业正在走上坡路,便不需要考虑这么杂。

  刘皓面色复杂地看着眼前的计算机。有一种砸电脑的冲动。

  叶修在后面正猛烈地咳嗽,大概是看的时候不忘抽烟,猛吸一口然后呛着了。

 ...

【叶皓】可以重来(9)fin

烂尾了
可以别看…
——————

我心下一沉,我自然是不能怎样的,干笑两声,而刘皓又发话了。

  “别忘了你们是做灵异故事的杂志,而不是娱乐八卦婚姻爱情,你可是越界了。”

  他毫不留情戳破我心中存下的最后一点侥幸,脸上是不加掩饰的嘲讽。

  他便不怕被人知晓光鲜衣着彬彬有礼的羊皮下是怎样狼的嘴脸么。

  我刚产生这个念头,便又被自己掐死在了摇篮中。他是谁,我是谁。他有多少种办法可以让我的一切破灭。

  看出了我心中所想,刘皓是自在把玩着桌上勺叉的。他继续叙述着他的故事,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不想说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逼我说,叶修也不行!”

讲到最后的时候,是恶狠狠...

火车上的随笔

(真就是随笔…没意义的东西…别看别看…)
我在火车上沉沉睡着,报站声没把我叫醒。头靠在座椅上随着车的行进滚开滚去。
一个人在我对面坐下来,我蓦地睁开眼。
先看了看时间,十六点半,闹钟还没响起来,关掉了闹钟。
才再去留意坐在对面的人。是位头发全白的老奶奶,绿色摇粒绒上衣,嘴角眼袋下垂着。
其实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想起了上次去N市的火车上也是对面坐的那位老人家。
极像。
可惜我记性不好,并不知是否便是同一人。
觉得都是满脸凶相,眉头到眉峰短,眉峰到眉尾长且粗。
带着相似的廉价行李车,行李包俗艳的大红,或许真是上次遇见的那位。
又过来了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和其祖母,头发尚黑。
这两位只买到了一张坐票的。
我本欲在火车上把困顿...

【双花】找


私设有
新增人物
一发完
曾经发过的失败产物100浏览量后受不住打击删的
——————————

泥没脚深了。
大的人影停了下来,小的还跌跌撞撞地向前挣去。
“小花,停下吧,别走了。”
小的人影听到,猛地转身。
“孙哲平,你凭什么不让我去?他是我哥!”
“就凭你只是他的表弟。”
孙哲平盯着自己沾满泥浆的靴子,一字一顿。
“那又如何?我十四岁,我跟乐乐哥就认识了十四年,你才不过五年,不该去找他的是你才对!”
“孙爷我欠他两条命,你不欠。”
“左右不过是说我还小!乐乐哥十四岁的时候闯天下把我们张家的名头已经打得多响,你应该最清楚吧,乐乐哥的好搭档?”
孙哲平抬起手,想要摸摸张小花的头,小花拍掉了他的手。
“你怎...

【叶喻】哈利路亚

以前发的文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删去
补档

————

喻文州把手抬起来,叶修以为他想摸摸自己的头,于是预先眯起了眼,准备享受。
然后嘴上的烟就没有了。
烟就没有了。没有了。了。
整齐待摸从而变成一团杂草的头发空等了半天不见有天外飞手降临,耷拉了下去。
喻文州见到叶修抽搐着嘴角,发出一声欠揍的“呵”,歉疚地给叶修的脑袋补上一记爆栗。
这个家伙,欠他的爆栗难道还少吗?
“人家店里禁止抽烟。”
喻文州指着牌子给叶修看,叶修只能有气无力地跟在他后面乖乖听话地进店。
喻文州进店微笑推辞了店员的陪同,直奔主题。
就是那根红白相间的手杖。圣诞手杖。
手杖并不是缠着纸带,而是直接漆上了二色。
长约一米二。
就是可以真的使用的手杖。
喻文州...

【韩喻】草木深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颤颤巍巍的老人家把小凳一坐,不知多少岁数的破茶壶一提,眯缝了眼,便是这青石街上一道风景了。

旁有货郎复古打扮,做旧了箱子箱带,握了拨浪鼓轻轻摇。

当啷当啷当啷。

当啷当啷当啷。

我叫韩文清。
我来找一个人。
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我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样,我不知道他现在长什么模样。

已经过去了30年。
他还好吗。

我走在这青石路上宽窄巷里,有一种很古的感觉在心里生出来,就好像我已经走了这路很多很多世界,就好像我错过了他很多很多世。

这是他的老家——很久很久以前他眯缝了眼看天光惨淡、白色的金乌,他这样说。

那是我们第一次一起来这个地方。
也是最...

【喻周】骗(上)

01

“周宗主,到时我切两斤熟牛肉,你可得提一壶,不,一坛子好酒来尽地主之谊啊!”

“………好。”


02

“到时,却是何时?”


03

“宗主,蓝雨阁被朝廷通缉,拿下其阁主喻文州者封正四品都司一职,赏银三万两——”

“你要么,江?”周泽楷没有回身,眼前是江山素裹,眸底亦是万千风雪。

被称作江的男人闻言便不作稽首,轻笑道“自然是不要的。怕是魔道和正道上有些不入流的角色倒要趋之若鹜了。”

“魔道——”

周泽楷轻嗐一口气,白雾袭裹了他的热气争先恐后跑开了。

他抬首看看那晦暗天光北国偌大雪花。

“喻阁主平素再玲珑不过...

上午没课,就顺便剖腹吧

继续只是叨逼而已想看就看

我想起自己的幼时。喜欢晚上。夜凉时。
我跑出去,在夜的黑衣下,蹑足走路,远远望见路人轻盈避到车后,我称之为练轻功基本功的,总幻想去挖楼后的土,十几米后会撅到俗艳的大红箱子,打开是绝世神功武术秘籍和青峰宝剑屠龙宝刀,至于拿金银财宝怎么办倒不上心的。
那时极幼稚极天真,老实讲,还没看过几本金庸古龙。

我想起高中以前,那时我甚至还能称得上敏感,所有的情感,确实到我这里放大了几倍的,三四年级的小屁孩中秋节跟家人闹别扭,跑上楼自以为有感而发,拿白纸裁剪装订成3*5cm的小册子,挥笔写诗。末了自觉才华横溢,翻出来啼笑皆非猛批狗屁不通那是得五六年后的事了。
后来不是天真了。
后来就无知...

乐意看我叨就看,跟全职无关

最近三个月,在lofter上除了数量有限的亲友,我只看两个太太的文章。
只里还有80%的水分,几乎只看一个的。
只要是她写的,我都拜读。
除了亲友的文,我只会给她的文字点推荐。
都是只。
我爱极了那位的文字,那位的思想,艳羡极了那位的经历那位所爱的一切。
我把她推荐给每一个我认得的圈里的人,虽然每一个都在敷衍关注后再没了下文。失败的很的是我。
走马灯读过的所有她的文章里,我习得很多遣词造句,大约都散在骸骨里,不大于阳光下出没的。
眼下还能蹦出的字眼,我从她那里习得的字眼、不知天高地厚化进自己文章里的字眼,总会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鲜衣怒马、烈烈这些——跟风流潇洒少年郎有关的。
我艳羡这种少年郎,艳羡之极。
我料想...

健忘

     注:这是篇文……不是感想……
         ..   诸位明鉴

——————————————————

         我抱着笔记本走回家的时候树叶猎猎狂喊,我方才想起台风肆虐南方的消息几天前就被我亲爱的同事们抱怨了个遍。没有惊鸟,鸟早就躲到了它们以为安全温暖的地方。只有人,才健忘。

  天光白亮到刺眼,是那种枯燥带着一点镐灰的白。

  家里也是冷清的很的,...

© 开合哭笑 | Powered by LOFTER